出境海島游、環球郵輪旅游您的無二之旅 - 高端定制旅游專家!今天是:
愛去自由
旅游網站大全

鄭南雁的7天連鎖酒店:“7天”仍在,南雁已飛

時間:2019-09-22來源:愛去自由 出境海島游官網:http://www.93769928.buzz

近日,業界流傳一個重磅消息:7天酒店以及鉑濤集團創始人鄭南雁先生因任期已滿,不再擔任公司首席執行官等實職。消息還在擴散,品橙旅游就該消息的真偽,向鉑濤集團公關部門求證,被回復告知等正式公告。而業界顯然在期待,一場體面的告別。在旅游業縱橫近30年,鄭南雁并沒有變成老狐貍或者老

近日,業界流傳一個重磅消息:“7天”酒店以及鉑濤集團創始人鄭南雁先生因任期已滿,不再擔任公司首席執行官等實職。消息還在擴散,品橙旅游就該消息的真偽,向鉑濤集團公關部門求證,被回復告知“等正式公告”。而業界顯然在期待,一場體面的告別。在旅游業縱橫近30年,鄭南雁并沒有變成“老狐貍”或者“老油條”(事實上這在旅游大佬中是個大概率的事情),很多人依然用愛笑的大男孩來形容他。鄭南雁經常說,他喜歡挑戰。回頭看,他的每一次抉擇的確都很有挑戰性。如同其酒店名稱一樣,鄭南雁的人生也經歷著“7天”的故事。

周一:攜程高級打工仔

鄭南雁和計算機的緣分來的有些早。由于父親的原因,他在5歲那年便見到了中國第一批計算機,這也為他日后考入了中山大學計算機系埋下了伏筆。

90年代初期,國內軟件工業飛速發展的時代里,出現了求伯君、王志東、史玉柱、鮑岳橋等中國第一代程序員高手。

1991年,稚氣未脫的鄭南雁從中山大學計算機系畢業,順利地進入到廣東省經貿委計算中心。在很多人眼里,這可是一份難得的“鐵飯碗”,會心生羨慕。

按照既定軌道,鄭南雁會在體制內深扎下去,由“小鄭”變成“老鄭”,或許會一路仕途高升,也或許會變成愛上枸杞的保溫杯男。

一眼望到頭的人生,遠遠滿足不了鄭南雁骨子里蠢蠢欲動的“野性”。他對這個“鐵飯碗”并不滿意,忍受不了每天面對著枯燥乏味的工作內容,兩年后選擇了辭職。

辭職以后,他和同學一起合伙創辦廣東勞業電腦系統開發公司,開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創業,也剛好趕上知識分子爭先下海的那一撥浪潮。

有意思的是,公司接到的第一單便是一家酒店的IT管理系統開發。此后,公司又開發出“千里馬酒店管理系統”,讓他們在業內小有名氣。

也許當時的鄭南雁,不會想到后來的自己會和酒店業有如此緊密的“鏈接”。別人能看到的是,“周一”的鄭南雁,是如此的勤勉、元氣滿滿,工作動力十足。這為他帶來了回報,攜程拋來了橄欖枝。

2000年,攜程成立還不到一年,正是需要大量招募人才的時候。鄭南雁正是在這種契機下,接受創始團隊的邀請,出任攜程華南區總經理。這是鄭南雁深耕旅游業的第一章,不少工作思路、經營理念都在這個時期逐漸形成。

經過幾年的發展,攜程在2003年底在納斯達克上市,成為自2000年7月以來首個在美國IPO的中國網絡公司。而鄭南雁也成為上市公司主管營銷的副總裁,是除了創始人外位置最高的兩人之一。

當梁建章希望他可以承擔更多的責任的時候,他再一次做出了令所有人意外的決定,放棄了高薪的職位和股權,一頭扎進前途渺茫的創業人堆里。

他后來對外界聲稱:“我在攜程的舞臺上獲得了一些出鏡機會,但畢竟不是導演。我希望能夠擁有自己的舞臺,讓大家表演,并獲得成功。”

7天的開始,便是他真正的主場。

周二至周五:“7天”創始人

在鄭南雁總是一臉微笑的臉上,表情淡定,很難看出他的企圖心。但他一次次選擇跳出舒適圈,讓人又無法忽視他的野心。

2004年前后,正值國內經濟型連鎖酒店蓬勃發展的時期。先有如家、錦江之星,后有格林豪泰、漢庭酒店等如雨后春筍般快速崛起。正是在這樣的機遇之下,離開攜程的鄭南雁在伯樂何伯權的支持下,創辦了7天酒店。

zhengnanyan190919b

在IT軟件寫手和創業者雙重背景的加持下,讓鄭南雁在酒店管理和會員體系方面有著自己獨到的見解和方法。

鄭南雁闖入經濟型連鎖酒店的賽道,狠狠發揮了自己的技術優勢。

7天酒店獨創的酒店管理系統,讓其一躍為業內第一個同時接受網絡、電話、短信和手機多渠道預定的酒店。與此同時,7天酒店在2005年就建立起一套完整的會員卡體系,早早地打下扎實的會員基礎。

正是靠著“會員卡”、“滾雪球”、“鐵木桶”這三招,讓后來者7天酒店殺入國內經濟型連鎖酒店的一線陣營。

在7天酒店里,鄭南雁提出了其知名的“放羊式”管理模式,用放羊機制賦予分店店長更大更多的自主權。店長不用逐級向上匯報,只需對自己負責即可。

從7天酒店的成長歷程中不難發現,精打細算始終是其一步步成長的重要武器。和如家、錦江這樣的上市公司相比,7天突出特點體現在高利潤,高利潤的原因就是成本的控制。

鄭南雁從不避諱地分享7天“成本控制”的經驗,更是被稱之為“成本殺手”。當然,由于控制成本帶來的負面效應,也被一些業界人士所炮轟。

不到5年時間,2009年,7天酒店便在紐交所成功敲鐘。隨后的日子依然要埋頭推進、不能松懈,像極了周二至周五的日子,把“熱戀”延展為“常情”,這是對創業精神和工作態度的一種考驗。

2013年,對于7天酒店來說,發生了許多大事。這一年,7天酒店在單一品牌商超越如家成為中國規模最大的經濟性酒店;鉑濤酒店集團成立,宣布進軍中高端酒店市場,鉑濤菲諾、喆·啡、麗楓、ZMAX潮漫酒店四大品牌首次亮相;鉑濤完成對7天的私有化收購,7天酒店從紐交所退市。

隨著市場競爭的不斷加劇、消費者的多樣性需求的變化,傳統的中端經濟連鎖型酒店的轉型迫在眉睫。鄭南雁也在演講中公開表示,消費升級、體驗消費成為大趨勢是促使7天變為鉑濤最為關鍵的原因。

不過,看似更多鎧甲加身的鉑濤酒店在多品牌之路上走的卻并不順暢,雖然中高端品牌已經初步形成一定的規模和影響力,但總體尚處于前期戰略投入階段,回報仍遙遙無期。占據整體營業額主要位置的經濟型酒店,似乎也正遭遇供過于求和成本攀升等諸多困難的瓶頸期。吊詭的是,如今OYO、OYU等倒是在下沉市場方面實現了更大的捕獲,甩開了經濟型酒店起家的“老前輩”們。

2015年,隨著錦江斥資82.69億元收購鉑濤集團81%的股權,世界酒店業迎來了中國玩家。鄭南雁在員工內部信中寫道:鉑濤與錦江此次戰略合作的意義,不僅僅是一次以資金為紐帶的行業資源優化,更重要的是改變了全球酒店業的格局,中國酒店集團首次進入全球酒店業第一陣營。

只是,心高氣傲的鄭南雁喪失了主導權,還會去做“打工仔”,或者是所謂的“職業經理人”?

鄭南雁不缺錢。有錢有閑之后,他需要的是放飛自我。像很多大佬的經歷一樣,他會成為“投資人”。

周末:放飛自我的投資人

2019年4月4日,鄭南雁在更新微博寫道:2019,從頭開始。有關酒店的問題和投訴,不要再在這里發問,請去問行業專家。

的確,此時的他,已經換到另一條跑道上。

2016年,從鉑濤酒店“套現”逐漸離場后,鄭南雁聯合江天一、梁建章、張弛共同成立了鷗翎投資。

鷗翎投資定位于選擇性地投資于旅行與休閑業的全產業鏈及其細分領域,投資范圍涵蓋線上和線下的旅行社與服務運營商、酒店與度假村、景點與目的地的、行業解決方案供應商等。在其所投資的項目中,馬蜂窩、開元酒店、明德游學、歐洲輕奢酒店Ruby(瑰寶)等旅游界熟悉的身影都在其中。

但在大多數的公開場合中,鷗翎投資的代言人是江天一,而非鄭南雁。顯然,他還有自己的事情在做。比如:他抽空以個人的名義收購了法國尼斯足球俱樂部45%的股權,又于2019年8月將它出售。整個過程,更像是一場玩票,圖個開心而已。

如果想要給此時的鄭南雁貼一個標簽的話,那應該是魔方公寓的董事長。今年3月,鄭南雁公開出席了魔方融資的發布會,也是這段時間以來,最為鄭重其事的一次公開亮相。現場的他,剪掉了幾年的長發,似乎在暗喻從頭開始。

值得注意的是,鄭南雁曾在2010年親手打造出來“窩趣公寓”,是鉑濤集團旗下首個長租公寓品牌。如此一來,就是和自己曾經的孩子成為了競爭對手。這也恰恰反映出,他是一個成熟、理性也有點小睿智的中老年男人,很清楚自己在做的事和該做的事,該撒手的撒手,該切割的切割。不過,以鄭南雁如今的心態,全情投入一個自己多年耕耘的住宿業,估計已經“動力不足”了。

鄭南雁人生已經進入周末時光,一邊享受美好生活,一邊順手看點創業項目。是要投資并調教年輕創始人去完成,還是再度看好某一垂直領域自己入場,都要看鄭南雁的心情以及宏觀大勢的判斷。只不過,如今錯綜復雜的競爭格局下,“7天”以及鉑濤的下半場故事未必會那么風光。

百度一下:鄭南雁的7天連鎖酒店:“7天”仍在,南雁已飛?查找更多相關信息!


360搜索:鄭南雁的7天連鎖酒店:“7天”仍在,南雁已飛?查找更多相關信息!


Google Search:鄭南雁的7天連鎖酒店:“7天”仍在,南雁已飛?Find more information!




------分隔線----------------------------
歡迎國內外景點、酒店、旅行社合作,免費入駐愛去自由!E-mail:iyatrip#163.com (請將#號替換為@)